在脫硫脫硝除塵的道路上不斷研發、自我更新,力求推出最合適市場的“少花錢、不折騰、安全可靠”的工藝技術——“超炭”技術?!俺俊奔夹g包括用于固定床的無機堿性材料+污泥基活性炭復合的堿基超炭材料(CTDD-1系列)和用于活動床的以生物質+污泥基材料復合而成的污泥基超炭材料(CTDD-2)兩個系列產品。其與活性炭有一定的相似功能:對煙氣中SO2、NOx、汞、氟、二噁英、VOC及粉塵等污染物具有脫除功能。

 
  當前,中國多數大中城市的灰霾或霧霾仍然揮之不去。眾所周知,PM2.5的五大來源主要包括機動車尾氣排放、工業污染、燃煤污染、施工揚塵以及外來污染。但是,這不是中國空氣污染答案的全部。有科學家認為,還有一個重要污染源,一直被社會忽視,卻是中國空氣污染拼圖中極重要的一塊,更是PM2.5指數被持續推高的重要密碼——氨氣污染。最主要的兩種銨鹽——硫酸銨、硝酸銨——在PM2.5中的占比能有多高?多年從事PM2.5源解析研究的中科院大氣物理所研究員王躍思對財 新記者披露稱:從全國平均水平來看,在輕污染天氣中,兩者的質量濃度總和大約占PM2.5的20%以下,但在重污染天里,則劇升至40%以上。2017年,美國針對鹽湖城地區的研究發現,霧霾中的氨很大比例來自農業和畜牧業,包括以氨為基礎的肥料等,此外,森林大火、汽車和工業也是形成氨的來源。在中國,除了傳統意義上的氨來源之外,煙氣治理行業中活性炭工藝的氨逃逸也是霧霾中氨來源的主要部分。
 
  活性炭技術可以同時處理燒結過程中產生的煙氣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等有害物質,并且對煙氣中的二噁英和有毒金屬物也有一定的去除效果,是目前市場上較為認可一體化煙氣治理技術,但由于活性炭是由有機物制作而成,其燃點較低,在裝填和運行過程中容易燃燒;并且只靠其吸附作用無法脫出氮氧化物,需要在脫硫的過程中噴氨水,吸附之后還需解析出硫酸等等一系列的操作都需要大量的設備造價和運營投入,造成投資成本和運營都較高。如果能對傳統的活性炭工藝做出合理的改造,使缺點都變為優點,那將是煙氣治理行業的福音了。
 
  超炭材料在霧霾治理方面將逐漸發揮重要作用。相較于活性炭,超炭材料在實現近零排放的同時,具有安全性更高、無需噴氨、無廢水、不燃、系統運行更穩定、操作維護更簡單、建設與運營成本更低、副產物可資源化利用等明顯優勢。這不是簡單的替代,而是一種具有顛覆性的創新。目前,中晶環境正在全力以赴踐行綠色發展理念,以科技創新方式為打贏藍天保衛戰做出自己的貢獻。